11月25日《新法制報》報道:新建縣望城鎮青西村村民程業進培育的“4畝多、幾千株樟樹”被連夜砍光。“我們已經跟他協商多次,這也是沒辦法,總不能一直耗著。”村委會稱,領導說這個山頭太高了,擋住了視線,不好看。鎮政府有關領導強調:“我們按市裡領導的意思辦,沒辦法!”
  一方是市裡所屬高速公路收費站,一方是村民所栽數千株樟樹,在擋視線與否這個糾結之處發生了關係,那麼,村民的數千株樟樹就要倒霉砍掉,而忌諱只有一個——不能遮擋領導的視線。由此不妨對領導的“視線癖”加以猜想:
  其一,莫非樟樹形成的擋視線遮住了政府收費站的財路?全國若干收費站,其必須建在高速公路上才能實現收費,一般來說按路段按卡口按地域來設置收費站,而不是按照“視線說”來設置收費站。那麼,該南昌西收費站又咋會生出“不能遮擋視線”的癖好呢?
  其二,莫非山頭和樟樹遮擋了領導的官路?不要小看這處收費站,其在當地的經濟收入整體佈局中,有可能占相當的比例。換言之,這是當地財政中的一條不大不小的財路。而GDP與官員的升遷之路掛鉤,也就是說,如果出現了村民承包山頭栽植樟樹遮住收費站財路的尷尬,那就一定是遮擋了領導的官路。而可能的迷信之處在於,樟樹讀音類“障”,妨礙了官途或者官員財路,那還了得?一個小小村民與市裡領導進行PK,不過就是一句話的砝碼,其後的所有功夫,村民就永遠是甘拜下風者。
  其三,屁民不得擋官的財路,誰患了迷信癖?高速公路收費站與所收費用之間,不過是幾寸至多半米的距離,村民的山坡與樟樹,又怎麼可能“擋”得了他們財路?官路也一樣,小小村民,又怎麼可能幹預得了領導的仕途?此山坡此樟樹擋住了你的視線,是不是此官做了皇上逢山得劈逢樹得砍?只有太空中不會有遮擋視線的場所,然而其前還有一層玻璃,此官該遨游於太空乎?南昌西收費站是幾十米高的牌坊式建築,而牌坊式建築不適合於高速公路,之所以建成牌坊式建築,恐怕還是患了迷信癖。不妨給該領導出個更好的主意,那就是再將此牌坊式收費站建築再加高五十米,建成全國最高牌坊式收費站建築,試想村民的小山頭還能遮住視線否?
  其四,領導的視線可以遮蔽法制的視線?中國似乎不缺乏法律程序,更不缺乏執法人員,當然也不缺乏執法機構,然而,卻缺乏對法制、民主持敬畏之心的官員和執法人士。高速公路遮擋視線的路段轉彎山澗森林數不勝數,均無需削平或者鏟樹,而唯獨此處的山頭和村民的樟樹遮擋領導的視線必須以無視法律條文的方式而強制砍掉,那麼,領導的視線當前,法制的視線在哪裡?
  文/李振忠  (原標題:數千樟樹“障”官財,誰患了迷信癖?)
創作者介紹

保濕

qs66qsqh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