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參加“和平普選大抗癌食物游行”的香港市民手舉木棉花致意。   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攝
  8·17游行,19.3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占領中環”。這場游行,讓店員、商販、出租車司機、商界領袖、學生、公務員、家庭主婦們,有化療副作用機會在鏡頭前說出自己反對“占中”的理由。一句句實在話,讓“占中”的荒誕邏輯無所遁形。
  一問
  為什麼不固態硬碟溝通要對抗?
  以普通市民身份參加外接式硬碟大游行,被譽為“蘭桂坊之父”的盛智文接受《香港文彙報》採訪時說,相信中央有意瞭解香港人的意願,但大前提是溝通,而不是“占中”,“若我們要普選,正確的方法就是向北京展示,我們可以坐下來商討”。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碩士生、香港學生活動委員會主席謝曉虹表示,該會會員過去甚少參與太平洋房屋游行,這次也特地到來表達爭取和平普選的訴求。他說,人可以有自己的立場,但不應該只容納支持自己的聲音,作為學生,應有思辨能力。實現普選“不需要用激進的行為,也不需要癱瘓中環”,大家應透過討論凝聚共識,“最好是對話,不是對罵”。
  優才書院中六學生鐘同學說,青少年在社會發聲的機會不多,所以這次借游行表達訴求。他擔憂,“占中”將令社會進一步兩極化。以新界東北發展爭議為例,因為有一些激進分子的加入,令原先村民的和平集會演變成暴力衝擊立法會事件。他擔心“占中”會令暴力事件重演,對社會造成衝擊。
  二問
  為什麼知法犯法?
  大游行發言人陳勇對媒體表示,反對派“占中”綁架全港市民,不只是違法,更是反民主和反社會。他呼籲激進人士放棄違法的“占中”,讓政改討論重回理性。
  自稱屬中產的李先生表示,如果“占中”發生,一天就會讓他損失4000到5000港元。他過去還傾向於支持反對派,但最近一年發覺,原來反對派只是口頭喊民主,從“占中”、“拉布”都可以看出這點。他批評鼓吹“占中”者,特別是戴耀廷作為法律學者卻知法犯法,更試圖美化暴力,煽動學生參加,如果學生真因為“占中”而被捕,留案底,前途盡毀,誰來負責?
  華菁會執行主席、在港任律師5年的張毅說,香港是法治社會,政府按《基本法》相關條文落實普選是理所當然的,“沒可能因為有些人‘占中’,就要作出變動,法例是這樣寫的,就應該按部就班地進行。”香港的民主步伐一直循序漸進向前,相信政府可推出一個合適的普選方案。
  三問
  民主哪有國際標準?
  “占中”者聲稱自己的方案才符合國際標準,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對此表示,每個地方的模式不同,世界上根本沒有民主的國際標準,反對派的說法是誤導市民。
  港菁會首席會長樓家強說,反對派不滿普選設有提名委員會的篩選門坎,但國際間沒有一套通行的選舉方法,“每個地方都是因應國情和民情的特質來確定選舉的方法”,如果香港2017年能夠實現普選,已經是民主的大進步。
  從事金融投資的香港青年聯會會員葉先生說,美國和加拿大的政府首長也不是直選產生,所以政改應符合本土方式,“反對派要求一人一票提名選特首,不滿普選設有提名委員會,這是荒謬的,何不想想外國的行政首長是如何產生的?”
  反對派動輒打出英國旗幟,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批評,披著“真普選”外衣的所謂“民主鬥士”,眷戀英國的殖民統治,“但過去100多年,英國有沒有給我們普選?沒有!”他強調,中央根據《基本法》給予香港普選,讓港人選出愛國愛港的特首,合情、合理、合法。
  四問
  哪有人希望家園變亂?
  香港青年聯會首席參事葉振都表示,“作為香港人,生活在這地方,哪會有人喜歡自己的家園變亂?”如果人人一旦有不滿就去違法,香港會變得“好恐怖”。
  政改民意關註組成員、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8月17日率領旗下員工游行,他直指“占領中環”的問題不只是會癱瘓中環,而是要將整個現有的規章制度推倒重來,將會導致社會上各種不同力量重新較量,代價難以估量。
  任職金融業的陳先生表示,雖然天氣很炎熱,但“為了香港的和平及如期2017年成功落實普選,而選擇走出來”。希望借這次和平的游行,令支持“占中”者可以認真、理性地想清楚,不要“占中”。
  57歲的市場推銷員梁先生認為,香港市民參與示威游行並沒有問題,但對“占中”行動很反感,不希望社會秩序因而變亂,“每個人都想生活環境安定,治安秩序穩定”。他說,公司主要售賣麵粉,每月有90萬元港幣的營業額,預計“占中”若發生,會減少三分之一的收益,“他們應該想清楚,是不是一定要以破壞經濟來爭取他們的目的。”
  五問
  普選進程 為何要阻礙?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瓊說,香港百多年來從沒有機會一人一票選特首,相信市民都很珍惜2017年這次機會,呼籲立法會議員讓市民實現願望。李慧瓊說,中央對於特首選舉有批准權,但人大常委會對政改的任何決定,都不可能讓香港所有人滿意,希望各界能夠理性思考如何令香港進步,要為大多數市民著想。
  立法會議員梁君彥表示,各方若有誠意,就必須在《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基礎上,循序漸進實現普選。一同參與“反占中”游行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表示,“占中”只會令政改問題更難解決。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楊釗則表示,如果2017年普選“拉倒”,後果將難以估計。他強調,香港作為國家的一個地區,依據《基本法》有機會實現普選,“但這不是必然有的。”“縱有遠大理想,也要一步步向前。”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保濕

qs66qsqh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